一寸相思/专心恋爱暂时停更

神奇号码:2766840273
输入有惊喜哟

看,是垃圾文手画的eiji呢
美图救我

接下来就想谈谈恋爱

写写喜欢的东西

没了。

少弄杂七杂八的,有啥事看看我简介加号自己问很难吗


【伍晨中心向】晨晓【转】

#伍晨个人中心向  

#ooc预警

#热度再低也会写的...我爱会长大人



 说实话,直到现在我都想不通为什么会有那么多人在那个夏天选择了退役。

  夏休期临近结束的时候,训练室里面有了很多对我而言十分陌生的人。也不是没见过,只不过啊,那时候他们还都在训练营。我看他们的时候也觉得就是一帮小朋友,怎么也没想到这帮毛头小子会成为我的队友。毕竟, 他们的技术要想说是职业选手只能说是刚刚过关,站上那片赛场,勉强了些。我有些...怎么说呢,有些慌了。这样的战队阵容是很难在职业赛场上面立足的,哪怕是那些所谓的豪门战队都不敢直接让这么多训练营的新人成为正式队员,也不敢让他们成为主力。更何况是当时的无极。

  “究竟是怎么变成这个样子的呢?”杯子里面的茶水被喝了一大半,茶叶有气无力地挂在杯壁上,晓枪的目光越过面前的小枪炮师落在了后面的不知道什么地方。

  或许是因为上天觉得无极不应该继续了吧...

  我一向都不是个信命的人。可是呢,我接下来看到的一切就让我不得不信了,人各有命。原先那个被跟我们放在同一高度讨论的周泽楷和一枪穿云已经带着轮回走到了我们无法企及的高度。

  第七赛季的时候,江波涛加入了轮回,他们的战绩真的可以说是扶摇直上了...跟他们形成鲜明对比的大概就是无极了,战绩一路走低一直到了...不得不出局的地步。

  战队出局的那天,有很多人收拾着东西准备走。

  master是很想挽留他们的吧。至少我是特别特别想的。

  但是master没有哦,他就站在战队的大门门口,看着那些人一个一个离开,有时候发现有行李特别沉的还上前去帮把手。问问那人订的什么时候离开的车票,问问回家什么打算,他们的账号卡和我一起站在战队大楼里面。有些应该是在哭吧...我听见周围有很多抽泣的声音,就连平时跟我们扯皮的时候说什么就算有一天全无极的人都退役了他都不会哭的赛丁昆。

  啊,你不知道赛丁昆是谁吗?

  赛丁昆啊,是我的一个,超级无敌重要的前辈...

  听说过,郁宏亮前辈吗?

  小枪炮师有些呆滞的表情就已经证明了答案。

  “也是啊,那么冷门的人物,就不该期望还有人知道呢。”晓枪倒也没觉得有什么,伸手把杯子递了过去。

  杯子是伍晨常用的相同款式,小枪炮师下意识地接了过来有些不明所以,愣愣地看着晓枪。

  “嘛,之前他就经常这样,把杯子扔给我。让我去给他接水泡茶,因为他当时的主人也是个训练起来不要命的主,一天能抓着他在线十几个小时,弄得他下了线直接就瘫在那动都动不了,我有时候比他早一点下线,就去旁边等着。哦,他的操作者吗?就是跟你提过的郁宏亮前辈了,也就是无极当时的队长,账号卡赛丁昆的操作者。”晓枪转开了头,眼神又一次落在了很远的地方,眸中似乎倒映着水光,“郁宏亮前辈对我而言有多重要呢,大概就有沐雨前辈对你那么重要吧...如果一开始没有他的话,我不会成为职业选手的。”

  “可是战队出局之后,第一个离开的就是郁宏亮前辈,第一个被卖掉的就是赛丁昆。在那之后我和master变成了副队长,可是我一点都不开心。”

  为什么会卖掉?因为赛丁昆值钱啊。全身的银装,有些拆掉了填补我的装备,剩下的带着卡被一个收藏爱好者买走了。他是真的有钱,出的价钱能顶master一年的工资。当然了,也有一部分原因是master当时的工资实在是太低了。如果不是战队还有一块地方可以包吃包住的话,或许master得带着战队所有人出去讨饭。

  成为副队长一点都不好,面对的是超级大的压力,为数不多的粉丝等着我们回到原来的战场,还有一部分留下来的人要训练,装备必须跟着版本和时代更新,那么多事情...都是master一个人扛下来的。后来何安也来做了领队...说实话,在那些日常的事情上,没起到什么作用,还开出了不低的工资。为了战队继续能发展下去,master有小半年都是义务给战队帮忙,除了吃住,一分钱都没管战队要过。

  可是,就算那么穷,master和我都没有动过一点点离开无极的念头。从原来的战队大楼搬到了新的地方,连队徽都是我们自己挂上去的。当时用的是三角固定,master特意试了好多次,说这样最结实,这样无极不会倒的。我知道他说的不只是无极的队徽。

  直到无极被兴欣击败之前,我都是这么认为的。无极不会倒,我们可以回到职业联盟,我们还能说自己是职业选手,我们还有一个,被称作工作的理由,可以继续没日没夜地继续荣耀。

  对于你来讲,荣耀是冠军吧?或者是出名?再或者全明星?主力的位置?这些目标...在当时的master和我看来,想都不敢想。我们和无极最高的目标,就是再一次被称作是职业选手。再一次,站回那片舞台。

  后来的事情...我觉得你还是应该知道一些的吧?何安来当了领队,队里的魔剑士变成了人去也。我们在挑战赛遇到了兴欣,然后呢...惨败。之前好歹还能打进线下赛的...可惜啊可惜,这次居然在线上赛一轮游了。当时的兴欣真的超级厉害的,毕竟那是叶神啊。被称作,荣耀教科书的神话,有四个冠军在手的人...当时还是三个冠军呢。

  会输掉,一方面是因为君莫笑和叶神实在都太强了,你没有亲身经历过叶神有多可怕,那么,包子现在不也申报了君莫笑的账号卡吗?你和他切磋过吧...叶神的连招,要比包子更加有逻辑,更加可怕。说起来...包子现在也很强了呢,当初挑战赛上他还输给过我,被我满血击杀的那种啊,怎么输的?因为那个回廊地图有水,叶神开场嘱咐了包子不能下水...结果包子就在岸上的回廊里面绕晕了...本来下水游一下再上来就不会那么被动,结果他牢记叶神不能下水的嘱咐,就输了,被我们打了一个大满贯。当时...要是擂台赛就好了.

  ...这几天没怎么关注比赛,包子上一场对蓝雨是不是也因为迷路输掉的?

  哈哈,猜对了呢,他一直都没有变,还是那副无厘头的样子,苦了罗辑和昧光啦,国家级的大脑,天天都要对付那个家伙。前几天听见他来说对于新的银武的要求了,说实话属性上的要求master大概只记了两页纸吧...是啊,文件挺厚的,为什么?因为剩下那十多页都是他问能不能加特效和改外观。

  “不明白外观为什么总要改来改去的...大概是因为我年纪大了,恋旧了吧。”晓枪指了指自己胸前镶嵌着的一块石头,“这个,已经用了好多年了,一直都没有换过。”

  那块石头是徽章的造型,上面浅浅铭刻着的,是无极二字。

  “挑战赛输掉了...可是大概是因祸得福吧,在那之后,我到了兴欣。”

  “那是...我职业生涯里,最大的转折。”

  


【国庆大逃猜】听说联盟有个奇怪的诅咒?

混个更新——
嘿嘿嘿
这篇!热度过五百我就写个中篇出来!真的!
催稿大队专用搞事主页:

*极度鬼畜

*也不知道有没有人写过这个设定

*逃猜结束之后会写出一个中长篇也说不定?

*很多战队的正副队向

*没写到是因为时间不够!不是因为不爱他们!

*时间线混乱 

    


    听说荣耀职业联盟有一个奇怪的诅咒,如果你是某个队长命中注定的副队长,你会在某一天变成可爱的小动物,持续一整天。在这之后也会拥有变动物的能力。

 

       #蓝雨正副队#

    很多人都说黄少天像柯基,但实际上诅咒应验的时候他变成的是金毛。

    金毛这种狗,叫声洪亮。

论战队出现一只话多且声大的金毛。

“少天,音量。”喻文州耐心地安抚怀里的金毛。

“少天,不要往别人身上扑。”喻文州躺在地上耐心地安抚怀里的金毛。

“少天,我腿麻了,真的。”喻文州耐心地安抚坐在自己怀里的金毛,“今天过了之后,就去健身吧。”

金毛忿忿抬头恶狠狠地在喻文州脸上一通猛舔。

 

#百花正副队#

·旧百花

张佳乐的诅咒应验之后变成了一只[因为毛长所以显得]圆滚滚的长毛布偶猫。

“热不热?”孙哲平结束训练之后拍了拍赖在空调口正前方的猫。

布偶猫抬头白了他一眼。

得,辛苦他家副队做这么个高难度动作。孙哲平哭笑不得。

“等着的。”孙哲平说了一句然后走了。

过了一会儿孙哲平回来了,拎着一大包张佳乐之前扎头发用的皮筋。

“现在凉快了吗?”孙哲平问扎了一身小辫子乍一看跟刺猬似的的布偶猫。

然后过了一会儿孙哲平带着布偶猫去食堂吃饭,迎面遇上张伟。

“队长,您这……?”张伟好奇地看着孙哲平。

“没事。”孙哲平顶着头上的布偶猫满头大汗地回答。

“你们副队说了,要热一起热,要死一起死。”

布偶猫从喉咙里咕噜了一声以示赞同。

·新百花

“哇,猫诶。”于锋拎着三毛猫的后颈皮说。

邹远表示内心毫无波动,甚至想挠人。

为什么我当队长的时候没看到唐昊变猫!

好气!

“邹远看不出来你变猫之后撸起来挺舒服的。”于锋一手打训练计划一手在三毛猫身上死命揉。

三毛猫被揉得不爽,抖了抖身子往于锋宿舍跑。

猫,是会掉毛的。

然后于锋拎着三毛猫去食堂,迎面碰上张伟。

“队长,您这……?”张伟好奇地看着于锋。

“没事。”于锋顶着满头满身的猫毛拎着三毛猫回答。

“你们副队说了舍己为战队,今天请你们吃猫肉。”

三毛猫蹬着腿表示前辈救命。

       #霸图正副队#

诅咒在张新杰身上应验的特别晚。晚的有些后辈都以为诅咒已经应验过了

所以第十赛季韩文清抱着一只猫头鹰走进训练室的时候很多人都是一脸懵逼的。

“我说怎么张副队这么久都没变。”张佳乐啃着鲜花饼作出评价,“看,一下子就变了一个不一样的,还会飞。”

猫头鹰困得脑袋左摇右晃地努力睁开眼睛表示抗议

对了,猫头鹰,昼伏夜出型动物。

晚上张佳乐和林敬言就听见隔壁很响的一声砰

“老韩副队这是怎么了?”张佳乐问

韩文清抱着脑袋上顶了个包的猫头鹰嘴角抽搐

“如果我没有理解错的话,新杰正在试图撞晕他自己。”

当然霸图的好队友们没有让张新杰办到这事

符合社会主义价值观从不熬夜的五好青年张新杰头一次通宵了

第二天

“张副队怎么没来训练?”秦牧云问

“补觉呢。”张佳乐回答

当时秦牧云就觉得这个诅咒真是可怕。居然能连张新杰的作息表都能改变。

令人恐惧。

#微草正副队#

王杰希有点懵逼。

他记得诅咒说的是副队长会变成可爱的小动物。

小。动物

为什么方士谦会变成熊?????

还想过来抱他???

王杰希用最快的速度锁上了门

妈的,我就说我家副队有毛病吧。

#轮回正副队#

江波涛变成了一只帝企鹅。

在炎热的上海变成了一只帝企鹅。

周泽楷看了看自己身边努力趴在地上散热的企鹅

开始努力搬空训练室的小冰柜

冰柜掏空了刚刚好可以把企鹅塞进去

至于原先放在冰柜里面的慕斯蛋糕双皮奶冰棍雪糕冰激凌

“江,不能浪费。”周泽楷温柔地看了一眼挣扎着想阻止他的企鹅,然后开始拆封雪糕的包装

那天轮回队员成功清空了冰柜

并且收获冰柜里面的企鹅的幽怨凝视一整天





停更通知

由于本人最近专心恋爱

即日起所有更新暂停

如有异议,请找 @解红妆 理论

话说一觉起来发现我家账号卡坐在我床头玩手机709~719

#ooc预警

#时间线世邀赛

#cp自由心证不影响阅读


709

这到底是什么规律?

自己的被打会被打。

然后打别人的还会被打?

唐昊皱着眉头,甩手一个燃烧瓶擦着流光的身子甩了出去,碎裂的同时一片圆台燃起了火。

这次总不能接着全打我了吧??

710

果不其然

白色不明物质这次开炮的目标是流光。

711

比赛的时候角色的生命值一般下降的都挺快的

毕竟无可避免地会有一些生命的交换

但是从世邀赛以来

还是第一次出现血量下跌是百分之十百分之十地往下跌的。

712

“目前双方选手都采用了比较激进的方式...”潘林说

“这。。。确实相当符合唐昊和日本队普遍的风格。”李艺博随声附和了一句,然后无比安心地问旁边的人

“林指导,你怎么看?”

713

林敬言发誓,他在李艺博脸上看到了释然。

那种终于把重担甩给下一个人的释然

714

下一个霸图人什么时候退役来当指导呢。林敬言生无可恋地想

然后林敬言想了想霸图现在最有可能退役的两个。

韩文清,张佳乐。

715

一个不敢问,一个问了也不会有结果的。

毕竟按照张佳乐的脑回路...

林敬言设想了一下子自己和张佳乐的对话

“张佳乐你对这个怎么看?”

“这人状态有点不好啊我昨儿看见他搁群里跟那人斗图来着不会是没睡好吧?”

然后开始聊表情包

716

“我觉得唐昊干得漂亮。”林敬言说。

然后小声嘀咕一句亚历山大。

717

“所以说我知道了!”国家队的比赛席里面百花缭乱拍了一下大腿

“这哪儿是关爱身心健康这根本就是工xxx!!”

然后张佳乐也开始拍大腿

“没错!!”

“就是那个脑袋上面插着个棒棒糖的!!”

718

“master是说白细胞。”浅花迷人淡定如老狗地解释

当时旁边的冷暗雷听着

想了想林敬言最近提到了或许将来会和张佳乐搭档解说

719

“浅花啊。”

冷暗雷语重心长

“一定打消你master做解说的想法。”

“就当是为了林大大的生命安危吧。”

【伍晨中心向】晨晓【转】上

#ooc预警

#只是上篇

#我爱伍晨  



 说实话,直到现在我都想不通为什么会有那么多人在那个夏天选择了退役。

  夏休期临近结束的时候,训练室里面有了很多对我而言十分陌生的人。也不是没见过,只不过啊,那时候他们还都在训练营。我看他们的时候也觉得就是一帮小朋友,怎么也没想到这帮毛头小子会成为我的队友。毕竟, 他们的技术要想说是职业选手只能说是刚刚过关,站上那片赛场,勉强了些。我有些...怎么说呢,有些慌了。这样的战队阵容是很难在职业赛场上面立足的,哪怕是那些所谓的豪门战队都不敢直接让这么多训练营的新人成为正式队员,也不敢让他们成为主力。更何况是当时的无极。

  “究竟是怎么变成这个样子的呢?”杯子里面的茶水被喝了一大半,茶叶有气无力地挂在杯壁上,晓枪的目光越过面前的小枪炮师落在了后面的不知道什么地方。

  或许是因为上天觉得无极不应该继续了吧...

  我一向都不是个信命的人。可是呢,我接下来看到的一切就让我不得不信了,人各有命。原先那个被跟我们放在同一高度讨论的周泽楷和一枪穿云已经带着轮回走到了我们无法企及的高度。

  第七赛季的时候,江波涛加入了轮回,他们的战绩真的可以说是扶摇直上了...跟他们形成鲜明对比的大概就是无极了,战绩一路走低一直到了...不得不出局的地步。

  战队出局的那天,有很多人收拾着东西准备走。

  master是很想挽留他们的吧。至少我是特别特别想的。

  但是master没有哦,他就站在战队的大门门口,看着那些人一个一个离开,有时候发现有行李特别沉的还上前去帮把手。问问那人订的什么时候离开的车票,问问回家什么打算,他们的账号卡和我一起站在战队大楼里面。有些应该是在哭吧...我听见周围有很多抽泣的声音,就连平时跟我们扯皮的时候说什么就算有一天全无极的人都退役了他都不会哭的赛丁昆。

  啊,你不知道赛丁昆是谁吗?

  赛丁昆啊,是我的一个,超级无敌重要的前辈...

  听说过,郁宏亮前辈吗?

  小枪炮师有些呆滞的表情就已经证明了答案。

  “也是啊,那么冷门的人物,就不该期望还有人知道呢。”晓枪倒也没觉得有什么,伸手把杯子递了过去。